导读

银行理财引发“庞氏骗局”忧虑

近年来,银行理财产品受到越来越多个人投资者的青睐。资料显示,2011年银行全年发行理财产品22441款,发行规模16.99万亿元人民币,较2010年增长140.99%。银行理财产品市场近年来异常火爆,一是远高于定期存款的收益率,二是投资者对银行的信任。在过去一年里,银行理财产品曾经让很多人趋之若鹜。可事实上,有的理财产品不但到期时得不到预期收益,甚至连本金也有可能不保。
银行理财 庞氏骗局 银行理财骗局
  “10万元起,年收益率12%,期限半年到一年,本金安全,收益稳定”。面对银行方面的上述推荐,不少投资者勃然心动,存上10万元一年收益可达1.2万元,比起年收益率仅3%的银行定期存款,这真是一次十分诱人的投资。然而,让投资者意想不到的是,这些标榜稳赚不赔的理财产品,到期时却有可能得不到预期收益,甚至连本金也有可能不保。

  2011年5月6日,彭先生在兴业银行某支行用23万元购买了“东风5号”的理财产品,没想到短短9个月,亏了8万元。

  某投资者在2010年买了工商银行发售的“高净值客户专属理财产品”第一期,该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6%,于2012年1月30日到期,当时觉得这么大的银行发行的产品一定没有问题,就投了20万元。让吴先生意想不到的是,到今年赎回的时候,不仅没有收益,本金也只剩下16.7万元了。

  招商银行的一款结构型产品“‘金葵花’焦点联动系列之A股金融类股票表现联动理财计划”未实现7%的最高预期收益率,到期收益率为零。该行此前已经有数款结构型理财产品收益不佳。

  中信银行2007年9月发行的一款代客境外理财2号,2010年9月20日到期时净值为0.6168元,平均亏损达到三成以上。

银行理财业 不得用小概率事件夸大收益

  中国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管理办法》中,明确要求,银行应当确定客户风险承受能力,“将适合的产品卖给适合的客户”。具体地,将客户风险承受能力由低到高至少包括五级,风险承受能力评估依据至少应当包括客户年龄、财务状况、投资经验、投资目的、收益预期等。

  在确定理财产品风险评级、潜在客户群的风险承受能力评级基础上,银行还将为理财产品设置适当的单一客户销售起点金额。

  《办法》明确规定,风险评级为一级和二级的理财产品,单一客户销售起点金额不得低于5万元;风险评级为三级和四级的理财产品,单一客户销售起点金额不得低于10万元;风险评级为五级的理财产品,单一客户销售起点金额不得低于20万元。

  此外,监管层还为商业银行私人银行客户划出了一条界线:私人银行客户是指金融资产达到600万元人民币及以上的商业银行客户。

  根据《办法》,商业银行不得通过电视、电台等渠道对具体理财产品进行宣传。商业银行不得无条件向客户承诺高于同期存款利率的保证收益率。如理财产品宣传销售文本中出现表达收益率或收益区间字样的,应当在销售文件中提供科学、合理的测算依据和测算方式,以醒目文字提醒客户,“测算收益不等于实际收益,投资须谨慎”。如不能提供科学、合理的测算依据和测算方式,则理财产品宣传销售文本不得出现产品收益率或收益区间等类似表述。向客户表述的收益率测算依据和测算方式应简明、清晰,不得使用小概率事件夸大产品收益率或收益区间,误导客户。

  案例 投资者吴女士说,2011年初的一天,她去银行存款,结果被理财人员忽悠着买了基金。她说,当时让她最心动,以至于最后下定决心购买了5万元基金的原因就是销售人员说这家基金公司去年排名第一,收益率完全可以跑赢存款利率等。“我对基金市场并不了解,想着排名第一的基金断然不会亏到哪里去。谁知,这只基金一年以来亏损了近30%。”
  预期收益率“打水漂”的事并不少见,最近一段时间,又有银行玩起了文字游戏,将“预期收益率”的说法变更为“潜在收益率”,例如某外资行此前发行的结构性产品挂钩于某奢侈品股票,按照说明书,如果观察期内该股票股价涨幅接近40%,客户可获得的收益率为32%;如果涨幅等于或超过40%,产品到期时投资者只能获得3.5%的投资收益;若股价跌幅超过10%,投资者不仅没有收益,还会损失掉5%的本金。理财产品研究员表示,32%的诱人收益很难获得,由于产品设计把观察期内几乎所有交易日都设为观察日,只要有一天涨幅超过40%,投资者就只能拿到3.5%的收益率。

  银行业理财业务骗局不断,反映的是中国在学习美国监管模式下,逐步从银行、证券、保险分业经营走向混业经营过程中的监管漏洞,以及金融机构利用混业经营获取不当得利的动机。混业经营的精髓是优化金融机构内部的资源整合,完善资产负债管理,进而提高金融行业的整体效率,但是前提是保证各类不同客户的风险与收益的匹配。本新闻故事中的深发展,是打着银行储蓄产品的保本受益,吸引客户资金,然后暗渡陈仓,将客户资金投向高风险的黄金期货买卖。这中间,端坐在银行内的理财经理,并没有特别说明他代表的是谁,有何授权,对理财产品的风险和收益也没有准确、清晰、完整的解释,起码可判定存有误导企图。

  其实,就中国目前百姓对银行的理解而言,打着银行业务旗号,从事理财业务本身就是误导,因为大多数存款人思想上是把银行当成一个纯粹的储蓄机构的,而且还是国有的。让他们相信银行不再是国家的,存款也有可能拿不回来,恐怕比让他们相信自己已经生活在美国还要难。

  以下是读罢“深发展承诺保本变巨亏 VIP客户百万投资仅剩一万”,顾问给投资人的几个忠告:
  1)骗子当头的时代,投资人自己首先要为自己负责;
  2)合同要看明白再签,别听信任何口头承诺;
  3)当合同条款和口头承诺不一致时,十有八九是骗人的勾当;
  4)别讲情面,问清楚签合同的人是否有此权利,理财经理应该有书面的授权明确可以从事那些业务才对;
  5)故事中的薛某显然是在利用银行的职务从事私活,银行绝对有内控不合规之处;
  6)克服贪婪、侥幸心理的根本是懂得“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7)没风险就没有收益,有风险也不一定有收益。

买银行理财产品的风险

  没有绝对意义上无风险理财产品,那么,购买理财产品过程中都将面临哪些风险呢?想必这些也都是投资者在购买理财产品时特别想了解的问题。

  实际上,理财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投资行为,购买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客户需承担投资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风险,理财产品的相关风险主要包括:

  市场风险:理财产品募集资金将由商业银行投入相关金融市场中去,金融市场波动将会影响理财产品本金及收益。造成金融市场价格波动的因素很复杂,价格波动大,投资者所购买的理财产品面临的市场风险也大。比如,在遭遇2008年金融危机时,由于全球资本市场均大幅下挫,当时大多数与资本市场相关的理财产品均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

  信用风险:理财产品的投资如果与某个企业或机构的信用相关,比如购买企业发行的债券、投资企业信托贷款等,理财产品就需要承担企业相应的信用风险,如果这个企业发生违约、破产等情况,理财产品投资会蒙受损失。

  流动性风险:某些理财产品期限较长或投资于难以及时变现的金融产品,在理财产品存续期间,投资者在急用资金时可能面临无法提前赎回理财资金的风险或面临按照不利的市场价格变现所致的亏损风险。为了能够减小流动性风险的影响,投资者可以进行资产配置,将一部分闲置资金投资于随时可以赎回的高流动性产品,以免用钱时不能够及时赎回。此外,需要关注的是,现金管理类产品有巨额赎回的条款限制,一旦客户集中赎回达到一定比例,银行有权利拒绝或延期处理。

  通货膨胀风险:由于理财产品收益是以货币的形式来支付的,在通货膨胀时期,货币的购买力下降,理财产品到期后的实际收益下降,这将给理财产品投资者带来损失的可能,损失的大小与投资期内通货膨胀的程度有关。

  政策风险:受金融监管政策以及理财市场相关法规政策影响,理财产品的投资、偿还等可能不能正常进行,这将导致理财产品收益降低甚至理财产品本金损失。

  操作管理风险:银行是理财产品的受托人,其管理、处分理财产品资金的水平,以及其是否勤勉尽职,直接影响理财产品投资的理财收益的实现。

  信息传递风险:商业银行将根据理财产品说明书的约定,向投资者发布理财产品的信息公告,如估值、产品到期收益率等。若因通讯故障、系统故障以及其他不可抗力等因素的影响使得投资者无法及时了解理财产品信息,这可能影响理财产品投资者的投资决策从而影响理财产品收益的实现。

  不可抗力风险:自然灾害、战争等不可抗力因素的出现,将严重影响金融市场的正常运行,可能影响理财产品的受理、投资、偿还等的正常进行,甚至导致理财产品收益降低甚至本金损失。
  “庞氏骗局”——这么严重的词从中国银行董事长肖钢口里说出,特别有震撼效果。上周五,肖钢在《中国日报》撰文讨论“影子银行”问题,指出银行业的财富管理(以理财产品为主)蕴含较大风险,尤其是“资金池”运作的产品,银行采用“发新偿旧”来满足到期产品的兑付,本质上是“骗局”,“如果某种情况下,投资者突然停止买入甚至赎回理财产品,就可能出现兑付问题”。肖钢此言一出,引起轩然大波。不少人觉得,银行人自爆家丑实在罕见。更多人则关注到银行理财产品市场蕴含的风险。

  银行理财产品大多投放给城投债和信托产品,收益率在8%~10%。城投债大部分是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投资建设高速公路(大多在西部偏远地区)、廉租房等公益项目,很难有收益,基本上没有正现金流。所谓信托产品,基本上是给房地产公司输血,由于房地产公司很多都无法支撑,只耗血不造血,拆东墙补西墙,面临崩盘,银行坏账风险甚高。因此,资产不能覆盖全部债务的情况是不可避免的,称之为“庞氏骗局”是恰当准确的。
  一位理财产品分析师表示,各银行的美元和港币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本来就不高,现在随着汇率的波动,可能会把一些理财产品此前的收益全部侵蚀掉。此外,据同花顺数据显示,目前在售的43款理财产品中,币种清一色是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在售的43款银行理财产品仅有一款来自国有大行交通银行。多位理财产品人士表示不太好解释这一现象。

  现在持有外汇是有风险的。我一直以来都不鼓励持有外币,因为日常用汇完全可通过银行的结售汇实现,手里没必要持有大量的外币头寸。特别是美联储推出QE3之后,各国都在注水,此时人民币相对来说,会比较坚挺。

  记者统计发现,目前43款在售银行理财产品中,仅有一款来自国有大行。其中,广发银行的产品最多,有16款;浦发银行和上海银行次之,均有7款;北京银行有6款产品,其余的产品分别由光大银行、渤海银行、交通银行和南京银行发行。

  43款在售产品的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6%。“得利宝·沃德添利35天”是唯一一款由国有大行发行的在售产品,这款非保本浮动收益产品的期限是35天,预期收益率是3.8%。

  为什么国有大行会在理财产品市场“集体消失”?有分析认为,可能是因为国有大行目前资金充裕,不需要通过发行理财产品变相吸纳存款;也有分析认为,或许也跟中行董事长肖钢近日的“庞氏骗局论”有关。
  浦发银行郑州分行二十一世纪支行前副行长马益江及其同伙鲁泊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案件主角马益江涉嫌在任支行副行长期间伙同他人非法吸存累计总额达到63.95亿元,马益江于2009年9月1日至2011年10月21日在任期间吸存后将资金用于放高利贷等,资金链断裂后,估计累计未偿还款项超过10亿元。

  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具体的资金路径为:存款户经马益江介绍把款项存到其父马老群账户后,马益江将马老群账户的资金转到其同伙商人鲁泊麟账户,鲁泊麟根据存款量转利息款到自己旗下的谷爽账户,再由谷爽将利息款转到马益江之母丁爱仙账户,马益江从丁爱仙账户打利息给存款户。

  媒体调查称,马益江非法吸存的手法一是向普通存款客户推荐所谓“理财产品”,二是以银行年末月末突击冲量为借口;给出的月息为2分左右,在资金链紧绷时高至6分。让众储户放心的是马益江的支行领导身份。
点评
银行销售理财产品的利润收益可以分为销售管理费用和运作收益(产品利差)两部分。“不管投资者赚与赔,银行基本都是利益获得的大头方,销售费、代理费、托管费、投资管理费都是银行的收入,还有就是产品运作完毕的收益利差。”尽管银监会已经多次勒令商业银行加强理财产品监管,但理财产品市场的乱象仍难“收敛”。